Site menu:

Spam Blocked

共有2,830,621 位同名同姓的人來訪

Site search

Banner

Categories

Recent Posts

Recent Comments

RSS 同名同姓的李焯雄aka Li Zhuoxiong

Archives

Links:

Tag: 瞄MUSE

仿梁翹柏(下)

【What’s special about his music?】
阿柏的旋律有一種天生的”Classy”,就算快歌也是,這很難得。他其實也可以很「商業」(台灣說「芭樂」),像香港也有播放過的電視劇《新不了情》(C’est La Vie Mon Cheri ),
他寫配樂也寫歌,蔡琴的片尾曲《我要如何不想他》典雅,女主角薛凱琪唱的新版《新不了情》(C’est La Vie Mon Cheri 不是萬芳版的)就煽情但不俗氣。
我特別喜歡他編曲用的弦樂,和絃用得很高級、有型。他重新編曲的《薔薇刑》(The Ordeal by Roses李健曲、陳坤唱)是真的再創作,我記得當時只有跟他說了我想有怎樣的整體效果,沒有細說,結果他編好之後和原demo的民謠風相比,真是脫胎換骨,完全不一樣。
【

Which work of his is most autobiographical? How so?
】
我猜是他自己2002曲詞唱編製作一手包辦的個人專輯《追憶逝水年華:在奇異的心裡時間漫步》,旋律的走法,編曲樂器的運用(甚至工業噪音-第2首《詩人回憶錄》)都像電影的鏡頭組合。Kubert其實是讀電影的,這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,在這個意義上這張是autobiographical 的。如果你有機會聽到這張,你會知道他唱也唱得好,甚至比許多歌手好。(詞呢?mm… 歷史會證明他沒有再自己寫是對的,哈哈)

仿梁翹柏(上)

這一期(2010年10月)香港的《瞄MUSE》雜誌人物專題有梁翹柏,雜誌有請我來談談我認識的Kubert。
所有的「訪問」都是是「仿作」,是「重現」(RE-presentation),何況是從別人的口中來探問,更是「夢之中又占其夢焉」。
我把原始的電郵答問貼在下面,有興趣的請去找一份來看看吧
(《瞄MUSE》雜誌網站 按這裡)
【How did you meet Kubert? What was your first impression of him?】
好像是1999年,當時滾石找黃耀明當製作人幫莫文蔚做一張粵語的EP,
我那時候為Karen寫了一首《最高分數》(Top Score),作曲的就是梁翹柏,這是我們第一次合作。
我不記得那時候Kubert有沒有來錄音室,記憶裡並沒有碰過面,
然後是我的版權經紀人曾經租用了他部份的工作室,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應該就是在他土瓜灣的工作室那裡吧,我記得大門漆成朱紅色的,他那時候好像是染了個金髮,還帶我參觀他的設備之類的,我那時候覺得這個人好酷—可能是因為不認識,大家都怕生吧,不過他是我第一個認識的活人像我一樣會讀《追憶似水年華》(Marcel Proust: In Search Of Lost Time )的,哈哈
【

What is your current impression of him?】
不要看他外表,他其實常常被騙的
【



Any memorable stories to share?】
應該是陳奕迅的《紅玫瑰》(Red Rose)《白玫瑰》(White Rose)吧。這真是百年一遇的特例。
那次Kubert打給我說他要幫Eason做,專輯概念是一次發兩張,一張粵語,一張國語,同一首旋律要寫國粵語歌詞,歌詞要用不同的角度寫同一件事。我剛開始的時候本來要寫別的題材,後來心念一轉,心裡想,張愛玲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(The Red Rose and The White Rose) 用在這裡不是再恰當也沒有了嗎?